藏壹

遇见你是我此生之幸事

这是一只呆在UT的咸味写手

是无脑鱼吹,她是我的小宝贝!
头像来源于绑画大触老六!

可以叫我藏一或藏藏之类的,你喜欢就好~

吃SansXFrisk,allFrisk,Mabill,Pincest

鸽子是向往天空的

你好,
在下藏壹。

是这样的,原本以为高中生活没那么紧迫,看来我低估了……然后也没太有什么写文的梗了而且发现自己更喜欢白嫖,所以更新什么的会相当慢。虽然以前也很慢……

如果对于对面的你来说,无法忍受这样的节奏,自然是可以取关的。如果你愿意留下,在下当然是不胜荣幸。

如果想加QQ好友的话,请私聊我。

那么,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祝你的明天充满希望。

回音花

残暴衫×弱小福♀
我写的超级OOC了……是六六 @老六 之前点的文,六六画画超好看,求你们快去看她!
发出来混更
七夕快乐!




你在在一个小小的坟墓前发现了一朵回音花。你轻轻触碰了一下,回音花颤动了两下,播放出一个你很熟悉的声音。

[咳,没想到我也有用回音花的一天……真是矫情。]

[先说好,不管听到的人是谁,这些话我只会说一遍。你最好听完就把它忘掉。]

[……啧,那个小鬼真是,从遗迹出来就没打算让骨消停。

说真的,我一开始就没打算听遗迹里那个疯女人的话。heh,让我保护她?才不。她不是平安从遗迹出来了。

所以在她遇见盾狗时我也没有出手帮忙。谁知道她这么傻,连旁边牌子上那么大的字都看不懂?

像番茄酱一样的液体从她身体里流出来。我可能再也无法正视番茄酱了。

她被从这个世界夺走,又被完好无损地送回来。

这种能力让我很烦躁。

所以我把她送走了。一次,又一次。

……但她为什么还是笑着的?笑着从我手中逃脱,笑着给予我仁慈,笑着,原谅我。]

[……]

[行了,就说这么多。最后怎么样了报纸上都有。我要去参加我和那个小鬼的婚礼了。]

声音停止了。像刚开始声音说的那样,只播放了一遍,回音花便凋谢了。蓝色的花瓣飘落满地,再也无法发出声音。

你当然知道发生了什么。怪物大使禁不住时间的流逝,这位拥有强大决心的女士在百岁时寿终正寝。

在她陨落的两年后,声音的主人,名为Sans的骷髅怪物在她的墓前化为灰烬。

两人的感情怎样不得而知。只知道在地面上的这段时间,怪物一直陪伴在大使身边。

而大使,终生未嫁。

朋友们,我改圈名了

因为圈名姓沈的人有点多。

所以改个名儿,叫藏壹(哇真难写)

因为太难写了,所以叫藏一也是没有问题的👌

今天和鱼鱼 @F🐟 面基了!

鱼鱼太可爱乐!!!

放链接的地方

就是一个我在评论区专门搞链接的地方

•SansXFrisk♀
•OOC预警
•小宝贝 @F🐟 点的自家衫福 !我爱我的宝贝!

福里斯克站在门边张望房间里,会场布置的很完美,华丽的吊灯,整齐的桌子,还有前来参加的人和怪物。

一切都很完美。除了下午的某个小插曲。

“Frisk,您好。今天我们能来很高兴,这都是因为您的功劳!”兔子小姐拉着她的手说。

“不用客气。”福里斯克挂着一如既往的微笑,柔软的双手安慰着激动的怪物。

会场里的人和怪物变多了,而她一向不喜欢这样。福里斯克向身边穿着晚礼服的小姐和先生们轻声道歉,然后走向阳台。

手中金色的香槟被随手放置在栏杆边,微微泛蓝的满月温柔的照着她。

身后传来熟悉的脚步声,福里斯克没有回头。

“……好久不见,‘少爷’。”

“月色真美啊。”福里斯克说,“这好像算是我第一次看见月亮。”

“是啊……”脚步在她身边停下,骨掌搭上大理石的栏杆。“有什么不习惯的吗?”

“当然,比如我原本以为我的眼睛是蓝色的。”福里斯克向他眨了眨眼。金色的双眼中盛满星光。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

“Frisk……”

“下午的事,谢谢你了。”她拨了拨耳边的蜜色短发。“如果不是你,恐怕我已经被‘衫’了。”

“heh……”
下午的那人是真的想让她死。一脸决绝的表情,真是……自不量力。让他就那样痛快地死去还是有点不划算。

“Sans,”Frisk突然开口,眼神难得地有些迷茫。“我这么做,真的对吗?也许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和家族合作……”

骨掌搭上人类的手背。Sans的骨掌托起Frisk的下巴,轻轻地把她拉向自己。

“没关系。”他说,“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会陪着你。”

白骨贴向柔软的唇。

这是一个月色的吻。

黑玫瑰

•SansX黑帮大小姐Frisk
•OOC预警
•不知道拖了多长时间的小可爱 @你家的杨桃 的点文
•短小而不精悍,而且写着写着,就成了奇怪的东西……请容我切腹谢罪
•文笔和情节去世多年

人类少女喜欢收藏。各种颜色的玻璃纸,好看的小裙子,形状不同的宝石放在玻璃瓶里,还有美丽的首饰。

骷髅怪物也喜欢收藏。各个型号的手枪,不同颜色的西服,因同样理由死去的人,他们的眼珠。

Frisk在小铺子上挑选着新的收藏品。Sans站在旁边,看她在两个首饰——在他看来长得一样——之间犹豫。

而他,已经找到了新的藏品。

藏在手心中的银白色匕首反射着阳光,如此明显的掩饰像是在说“我是来杀她的”。

Sans搭上Frisk的肩,靠在她耳边轻声说:“闭上眼。”

她听话地阖上湛蓝的双眸,错过怪物面上一瞬间的惋惜。

洁白的骨刺凭空出现,藏在人群中的暗杀者被贯穿。匕首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啊啊,像是曼珠沙华一样绽放了。
多么美丽啊。
死去之人再也不必知晓生前的罪恶。

少女和怪物消失在集市。

带着死去之人的一颗眼珠。

“第十三个。”

这些藏品,都不是他们想要的。

“不够完美。”

人类的瞳孔落在对方洁白的骨掌上,被鲜血浸润但任然洁白的骨掌,美丽而纯洁。

怪物的视线和人类交织,湛蓝色的眼睛,像清澈的湖水,却深不见底。

“啊啊,多么美丽。”

“请给我吧,属于你的东西。”

人类收藏的首饰被抛弃,留下的只有一串洁白的骨质项链。

怪物收集的眼珠被丢弃,只余下一双蓝色的眸子。

是小蛇@水星蛇 很久之前点的衫福车……

拖了这么就真的抱歉!!

以及,如预料中一样,翻车了_(:з」∠)_

啊,突然发现图片放倒了!!我好蠢啊……就,将就着看一下叭……

Their Hearts

•Acedia♂xHatred♀
•是企划中的Hate!Chara和Hatred!Frisk
•Hate!Chara属于我(是的TA叫Acedia),Hatred!Frisk属于 @堆au的AU号.Y
•和我家小可爱 @F🐟 合作填的坑!

“咔——”

玻璃窗被打开,一个黑色的身影钻了进来。桌子上的玻璃仪器被带动,叮咚作响。眼看着装着透明液体的试剂瓶将要倾向来人,却被一只带着手套的手迅速扶起。

“浓硫酸……Sweetie,你还真是狠心啊……”Acedia笑着把试管在架子上放好,侧身靠在桌子上。

转身,毫不意外地看见站在一边的Hatred。

“Sweetie~”他毫不掩饰自己的愉快的心情,露出被称作“恶心”的笑容。

“停。”hatred默默注视着来人的一系列娴熟的动作,“acedia…先生,请 问 您 能不能不要继续叫我sweetie呢?”

“好啊,那就叫你…”acedia缓缓的从桌子旁走向hatred,眼里满是笑意“honey~”

“…”hatred无奈的避开了acedia的视线,“随你吧。”

“honey~别对你的男朋友这么冷漠唉!”acedia一把将hatred拥入怀中,“看着我,亲爱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每天只有晚上这点可怜的时间我们才能  独处一室  啊。”

“所以,acedia,你想表达什么?”hatred不动声色的从兜里摸出早已准备好的针管与药剂,准备趁acedia不注意的时候刺进他的身体,足够剂量的强化药剂配上安眠药可以让他在昏睡的时候一起强化身体。

“……”Acedia转头看向Hatred,眼神中难得的有些失望,嘴角的微笑似乎也有些苦涩。

“Hatred……你是真的不明白我的意思吗?”他走上前,轻轻环住Hatred,“一直只有我一个人主动,也会有点累啊……”

“……”Hatred握紧针管,脸上的表情有些松动。

“所以说啊,”Acedia向后撤了一步,双手摊开,仍是那副甜的腻人的微笑脸,“所以说,Sweetie要在这时给我点奖励啊~比如……”

他伸出拇指,抹了下唇角。
“Kiss~”

“啧…”hatred握紧针管的手松开了,她悄悄的把充满药水的针管藏进衣袖里。

“就你最麻烦。”hatred嗔怪着,但她确实没有想到acedia一直以来内心都在受着这样的煎熬,也许,真的是自己错了?

hatred垂下脑袋,她没有去看acedia的动作。

她从休息室里拿出了一瓶红酒,又为自己和acedia倒上一些,她举着杯子,暗示acedia和自己一起。

“acedia。”hatred端着酒杯,紫红色的液体在休息室柔和的黄光照射下发出了不一样的迷人光泽,hatred的脸上泛着一抹红晕。

“你在我眼里就像这杯酒。”

“令人心醉神迷但是处处散发着【危险】的气息,即使这样…”黄光让acedia的面部轮廓显得更加柔和但是神秘,“我还是想靠近你,我想想,这大概就是…飞蛾扑火?”

hatred说完自己先笑了出来,不过笑声里却有了和之前截然不同的感情。

那是一种…不一样的悲哀。

“之所以在我们的恋情里我表现的那么…冷淡?”hatred的脑袋枕在acedia充满安全感的肩膀上,淡淡的笑了起来“全是因为我不想失去你,即使这个理由你可能觉得很荒唐。”

acedia轻轻的揉了揉hatred有点乱了的头发,他将凌乱的发丝盘在她的耳后,微笑着给了她一个温暖的怀抱。

“我知道了。”

hatred借着酒精带来的一股莫名的勇气缓慢的靠近acedia。

“ To the world you may be one person,but to one person you may be the world.”

唇触碰到对方发烫的脸颊,她毫不犹豫的吻了下去。

“……”Acedia愣了一下,显然他没有想到一向冷淡的Hatred会做出如此举动。

但这可比以前那样好多了。

他向后靠在桌子上,一只手放在Hatred腰际,把她圈在自己怀里。

“呵……”Acedia慢慢地将另一只手挪到对方脸颊边,轻柔地抚摸着。而Hatred,无意识地轻轻蹭着他的掌心。

冷淡的眼神被雪白的眼睑遮盖,长而黑的睫毛微颤着,脸颊被红酒染上粉红,双唇柔软而晶莹——这是他,Acedia的,只属于他的女孩。

他轻笑,引导着Hatred。精明的红区科学家还是个小姑娘。

柔嫩的口腔中充满红酒的味道。

“唔……”

hatred半躺在acedia充满安全感的胸膛上,仔细聆听着对方急促的心跳声,一抬头对上acedia满满爱意的眼睛
“啊啊…”hatred露出了久违的兴奋的笑容,“你真是个狡猾的家伙!”

“嗯?sweetie怎么可以这么说你的男朋友?”

“明明!明明心跳的这么快居然也没有表现出来!”即使没喝多少酒,但酒精带给hatred的冲动的勇气却丝毫没有少。

“哼!”hatred使劲挣脱开了acedia温暖的怀抱,晕晕乎乎的站了起来,但是随即又因为酒的作用跌倒在地上。

“哎呀…”acedia轻轻的扶起hatred,“sweetie怎么这么不小心~”

“别,别管我!”hatred的脸似乎红透了,“今天饶你一命,就暂时不给你打针了,所以你赶快给我走,走的越远越好!”

“sweetie怎么这么绝情?”acedia坏笑着用胳膊轻轻的把想走的hatred搂进怀里,“刚刚你可不是这样的啊~我走了你难道不会寂寞吗?”

“当…当然不会!”

“哦?”acedia凑近hatred“那我会寂寞的。”
“所以sweetie就乖乖的陪着我好了~就当是…特殊奖励。”

“sweetie…我们来看电影…”话音未落,acedia才发现hatred早已睡着了,毫无防备的样子像极了一只小猫。

“heh……”Acedia走进Hatred的房间,把怀中的小猫轻轻放在床上,拉上轻如蝉翼的被子。

他凑近Hatred的脸颊,吻上去。
“睡个好觉吧,Sweetie。”

他拎起一边的红酒,又给自己添了一杯。
黑色的身影像来时一样,悄无声息地隐入夜色中。

[咔——]
窗户关上了。

左边是企划的Solar酱!是我即将要搞定双人AU主角之一

緑某涯。:

是军区的两位boss
老大,老大,涨工资【闭嘴】
其实想画她们两姐妹相认【表情包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