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壹

窗外飞来一只白色的鸟,
似乎是一只鸽子。
不,
那只是一只白色的乌鸦。

黑邪all邪神系文手和画手不完全统计 2.0

仍然是搞黑邪all邪很多很好吃太太,

当然有的太太不只写all邪,请看到不是all邪文的不要ky

如果打扰到太太我很抱歉,会删掉的


这几位是原著风为主,架空写的比较少的文手


落幕


有武林架空短文


月见


有甜甜的日常和扎心的刀子


星辰


all邪,修罗场,磕爆!


李年糕


有架空all邪文


Fishh


黑邪蛇沼迷情不来一发吗


江无浪不浪


雨村养老生活


枪炮与玫瑰


不知道是哪个太太的存文地,但是很好吃


NiKi


导演x演员真的好吃,互相包 养辣到爆!!!


其铮


有甜有虐,咸甜俱佳。

性格像猫一样的大邪,好吃!!


白马即墨


有让人印象深刻の论坛体


娴也


短篇有打德州扑克的邪


Begoniar


有两个中篇文章


轻舟不忘渡川


短篇居多


catsamurai阿噜花火

薛定谔的坑


黑邪画手,真的很少。而且有的好像已经不画黑邪辽……所以这里有几位最近两年内画过黑邪的太太,按距离时间远近排列

吴记狗蹄子

眠汪

酌酌

老殘

喚夜云



搞链接好累


all邪黑邪神系文手不完全统计

这几位都是写黑邪all邪很好吃太太,当然有的太太不只写all邪请看到不是all邪文的不要ky

擅自就搞了这个,如果打扰到太太们很抱歉我会乖乖删掉的

拿来放着

段子居多,超甜!有的是一句话让人甜的打滚!超喜欢。

吹灰不起

吹灰的文长篇比较多,有肉有剧情。好吃!

开棺报喜

嗯我一定要把这两个人连在一起。不知道为什么名字十分押韵。只有短文,不过也很好吃!

superxcc

短篇和段子居多,但是段子和短文是有联系的。也超甜!

犹玉二代目

文笔很美,是真的很美!!!

苏并耳     其铮

苏苏和其铮太太的文有多好磕我觉得大家磕一磕就知道。

《玫瑰人生》真的很撩了👌

看名字就很配文很好吃的两位太太
有甜有虐,咸甜俱佳。

星油藤

是那种过日子(?)的甜,甜的刚刚好

NiKi

导演x演员真的好吃,互相包 养辣到爆!!!

全称叶子

最近在追《并行不悖》,强推!修罗场啥的真的好吃

瀛洲牧ml八与秋冬屌屌茹我觉得不用多说了

当然还有很多太太的文都很好磕,但是我今天比较懒就搞这些吧。

啊我好难过。吃粮都吃不饱。

黑邪tag日更量能有瓶邪的一个零头我都很高兴。

找文

占tag致歉

想找一篇黑邪校园文

学霸邪和学渣黑,两个人已经在一起了

记得很清楚的一个场景是

小三爷在课上睡着了,瞎子站起来给老师讲:老师您讲课小点儿声,他睡着了

——————

最后为了表达我占tag的歉意,来个黑邪段子

黑瞎子喜欢在做完后从后面搂着吴邪,这样他就可以体会到吴邪后背的伤疤。他一呼吸,就感受到吴邪身后凹凸不平的疤,轻轻蹭他的心。让他明白,吴邪是真正存在的,他是活着的。

他是属于他的。

碎片-2

-黑邪-

“来,师父,啊——”吴邪举着筷子,笑得眉眼弯弯,“吃藕。”


“诶,好~”黑瞎子笑嘻嘻张嘴,咔嚓咔嚓。


黑瞎子笑嘻嘻夹菜怼到吴邪嘴边:“来,徒弟,张嘴。”


“吃藕夹。”


——————

其实就是师徒拐弯说对方chou


【黑邪】日日夜夜-1

吴邪现在感觉不是很好。



他觉得自己被跟踪了。



他悄悄回头看,那个一身黑的男人还远远缀在他身后。那人似乎看见他回头了,咧嘴笑笑。霎时吴邪背上的冷汗就冒出来。



吴邪低头攥紧胸前挂着的钥匙,脚下加速。

“妈的早知道不去老痒家了……”



他刚刚还以为是自己自恋,安慰自己只是同路,只是同路。但是仔细一想,从学校门口出来,又在老痒家玩了两个多小时,到现在天都快黑了这人还在,这他妈不是那些什么侦探小说里的跟踪吗?!



在学校门口看见这怪人和老痒咬耳朵说了好几句他的坏话,不会是被听见了吧?



在他想这些的时候,街上已经不剩多少人了。



他身后懒散的脚步声有些近了,但是不能停下,不能回头。只能不停地向前走。



没关系,马上就到家了。

铜制的钥匙硌的吴邪有些疼,但他心里隐隐有些安心。但他突然想起,今天没大人在家。

……我要被绑架了吗?



怎么办?去找三叔?不行,三叔早就不呆在家了。二叔根本不在这座城市,该去找谁?



他的脑海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往哪里走。



小花,去找小花。他会救我的。快点走,去找小花。



他听着背后加快的步伐,开始奔跑。



“小花,小花!”吴邪气喘吁吁,用力敲着门,“大花!快开门!”



为什么?

吴邪想,

他没有绑架我。



那人倚在吴邪下一层的栏杆上,点了根烟含在嘴里,似笑非笑地看着吴邪。



也许他真的和我同路?

他想。



楼道里响起上楼梯的声音。吴邪倒吸一口凉气。



“大花!开门啊!”他用力砸门,心脏剧烈的跳动。



门没动。一只戴着黑色皮手套的胳膊伸过来。



靠。




“咻”

SansXFrisk♀

“你好呀。”Frisk歪头,向面前握住她的手的怪物微笑。

“我是Frisk,人类Frisk。”她小声说。真是温柔,“你叫什么?”

“……sans,骷髅sans。”他有些吃惊,但让人几乎看不出。这个人类似乎不是第一次见到他,奇怪的是他没见过人类。不过这并不影响他的“计画”。他耸耸肩,一如既往地,笑着。

“噗——”掌间传来熟悉的气垫声。人类很给面子地笑笑。

“heh,永不过时的气垫把戏。”他闭上一只眼,展开手心。

“是啊sans,像你一样。”调情大师Frisk发起攻势。

sans愣了一下,这个人类一点都不怕他。他看着坐在他对面搅着咖啡的人类,不,frisk。她一点也不害怕,甚至,甚至——

有点,喜欢他?

即使是在他警告她之后?

她一点也不意外。

他仍是无所谓地想,

真是奇怪,她好像知道我会说什么。

所以在他拒绝Frisk的求爱后——怪物们称告白为求爱。

“嗯……这有点过于直白,人类总是喜欢,唔……委婉一些?”Frisk说这话时,人鱼骑士正在与一件衣服缠斗。Frisk帮她穿上那件衣服。

她有些不屑地脸红:“Neyh!人类真是麻烦!”

那件怪怪的裙子叫什么来着?哦对,婚纱。

啊,想的有些远了。

在他拒绝Frisk的告白后,她似乎也并没有那么惊讶的样子。只是和往常一样笑了笑。

然后Frisk消失了。

说是消失似乎不太准确。

消亡,消逝,陨灭,湮灭……

总之,Frisk,人类Frisk,就在骷髅Sans面前,“咻——”地一下消失了。但是究竟有没有那一声,sans也说不清。

不仅在他面前,还在所有人的脑海里,消失了。

似乎没有存在过一个叫Frisk的人类一样。

而sans,他仍然是耸耸肩,和往常一样笑着。

真是奇怪。

他想,

我的灵魂有些痛。

我可以不谈恋爱

但黑邪一定要去结婚!!!

啊这个狠狠的语气,下一秒要扇上去的气氛,但是碍于吴邪宠黎簇小朋友没办法动手的不满……啊我死了

可怜盟盟挨了一巴掌

碎片-1

*all邪*

*凑齐七十篇文*

元旦,吴邪了去北京。

本意是去找小花和秀秀,但实在受不了他们俩的老夫老妻之光,于是转而去找黑瞎子师傅。

然后就看见站在院子里裸着上半身一手提着一壶酒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多啦A万,以及坐在藤椅上嘬茶喝的黑瞎子。

吴邪进来的一刹那,苏万感觉自己终于等到了救世主。“师兄,救我!!!”他用尽全身的力气给吴邪使眼色。吴邪愣了一下,微笑,退回去顺便带上了门。

苏万心碎了。他只是在师父面前说了一句“师兄脾气好身材也好我有点想追他”就被放在风口美其名曰体会冬季风的流向。人民被压迫是会反抗的,但他打不过黑瞎子(。)

转头一看,黑瞎子不见了。

再转头一看,门开了。师兄进来了。

吴邪把他的外套脱掉盖在苏万身上,拍拍他的肩膀,和笑得合不拢嘴的黑瞎子进屋了。

苏万泪流满面。

-黑邪-


黑瞎子抓住吴邪的右脚踝。

真细啊,一只手就可以握住。


他顺着脚踝向上抚摸,经过结实的小腿,柔软的腰腹,到纤长的有一道长长疤痕的脖颈,然后握住,轻轻摩挲。


黑瞎子的手指有枪茧,羽毛一样的触摸让吴邪有些痒,在床上轻轻扭动。


瘦了,得让他多吃点儿。

黑瞎子想。

皮肤嫩得能掐出水,简直不像在沙漠呆过三个月的人。


“……瞎子。”吴邪睁开眼,有些刚睡醒的迷蒙。


黑瞎子松开手,抚上他的侧脸,吴邪无意识地在他手心蹭着:“醒了?”